您好,欢迎光临郯城政协门户网站!
2018年6月27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提案和社情民意

关于抓紧抓好农村乱占耕地建房源头整治工作的问题及建议

2020-05-13 11:00 来源:本级

郯城县政协常委、郯城县高峰头镇主任科员徐琳反映:长期以来,农村住房建设由于制度缺陷、管理失衡,加历史条件、农民法律意识淡薄因素,农村盲目建设、跟风建设、攀比建设、无序建设,甚至越过耕地红线”违法建设,成为掣肘乡村振兴的一道难题。针对农村乱占耕地建房问题,各地采取多种措施进行了专项整治,然而“住户损失大、矛盾升级多、拆除成本高、工作推进难”的问题普遍存在,如何抓好农村住房建设,依法、科学、理性地整治好农村乱占耕地建房问题,需要认真调查研究。

农村乱占耕地建房的现状

住房条件作为农村社会地位的一种“象征”,刺激农村住房由一代、二代向三代、四代迭代升级。村民建房本应依法依规建设,但由于我省村庄规划编制流程尚未出台长期以来,住房建设管理粗放,土地、房建部门基本充当补办证件的服务单位。造成许多住户未批先建、无证乱建。有些村庄,村内,夯土结构草房、砖石结构的瓦房、混凝土结构的平房、以及豪华气派的多层别墅,大大小小、高高低低交错在一起。村外,沿路建房、靠村头建房、靠河边建房,靠山坡、地头建房随处可见。无序建设造成许多村庄规模倍增,一些老房子常年无人居住,一些占地数百平方的宅院只有一、两位老人独守,村大空心成为当前许多村庄的共性特征”。而在开展违建整治工作,拒绝拆除的理由样:适婚青年没有宅基地父母年纪大不愿与子女共同生活,拆了自建老年房无居住地;田里种植经济作物,需要长期看护;多少年前就有的房子,不是现在盖的等等。做通思想工作难度极大,强制拆除容易引发系列社会矛盾。

二、造成农村居民逾越“土地红线”违法建房的原因

一是村庄发展不能适应人口增长需要。在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的前提下,编制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时,许多乡镇把村庄周围的耕地全部划为永久基本农田,没有考虑到村庄长远发展。农村人口在不断增长,分田到户以来,全国人口由1980年的9.87亿增长到现在的14亿,当初分配宅基地时,是一户一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户变成两户、三户,甚至更多,然而宅基地只有一份。与之对应的是,也有原来的多户人,迁出或移居,但所属宅基地并没有收回再分配,形成了大量“空心宅”“一户多宅”“多户一宅”现象。同时,随着村民经济条件宽裕,建房攀比之风也逐渐升起,自然而然目光投向耕地。这样,在农村就出现了一种怪象:一方面是“空心宅”无人居住;另一方面在耕地上建房盖屋。许多村民认为,主观上谁也不愿意占用耕地建房,但人口在增加,宅基地份额没有增加,村庄宅基地分配失衡,占用耕地建房似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导致违法建设屡禁不止,频繁发生。

二是职能部门力量薄弱、管理权上移空挂。近年来,在乡村振兴战略强大助力下,农村发展日新月异但由于中央尚未出台指导性的规范文件,加之农村住房建设立法工作滞后,全国尚未形成统一的农村规划建设标准,一些地方村民想怎么建就怎么建,一家比一家高,家家都往路边挤,不管成不成排,不管有没有手续,找块地就建房。许多村民分不清宅基地与耕地的概念,认为只要是分给自己的土地,就是归自己所有”“耕地属于私人财产,自己怎么支配,他人无权过问。部分村民把农田撂荒,几年之后在“荒地”上建房。村民法律知识的欠缺,使得《土地管理法》形同虚设,导致农民乱占、滥占耕地建房现象持续蔓延。

从管理层面,基层国土部门收编到县垂直管理,再到归属“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系统,其土地监管职能不断弱化,现在查处控制农村违法建设需要乡镇国土资源所、县综合执法、乡镇政府三家配合才能完成长期以来,乡镇乡镇人民政府不是执法主体,导致农村干部对耕地保护意识较淡薄,认为控制违法占地是国土(现乡镇更名为国土资源管理所)部门的事,对违章建设监管力度不大,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违法建设事实的发生。另外,由于乡镇无法有效参与,垂直下派的土地监管和执法人员力量薄弱现有的国土资源管理部门下派到镇人员一般3、5个人,有的乡镇只有一名正式职工,日常工作依靠招聘临时人员来完成,县行政执法部门下派到乡镇人员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在行政执法上,对处理处罚违法乱占耕地建房行为“心有余而力不足”,致使农村违法建设失控

三、农村违建整治工作的几点建议

一是抓紧建立农村住房管理大数据系统。利用卫星定位技术,将农村居民住房面积、坐标、人口总数等信息收集起来,服务于乡村远景规划建设。

二是抓紧制定统一的乡村规划建设标准。明确乡村宅基地区划,明确建设的房屋位置、地基与路面高度、每一层楼房的高度等指标。村庄规划形成后,不按规定位置和规定标准建设的一律不予审批。

三是抓紧制定统一的村庄征地补偿标准。对于农村宅基地回收,实行全国一个价格,不能越是贫困地区,补偿越低,拉大贫富差距。鼓励农村居民有偿退还闲置住宅,转移分配给急需建房的住户使用,或是退宅还田。在有条件地区建设新农村社区,消化吸收“空心村”。

四是抓紧制定严格的土地管理法规。各村庄“挂图作战”,农村民房建设坚持“建设位置、建设面积、建筑高度、验收发证”四个“必须”,加大宣传力度,加大处罚力度,对于顶风违建的人员,坚决落实强拆措施,对典型的土地违法案件进行公开处理,严厉打击,扩大教育面,增加影响力和震慑力。

五是抓紧下放土地执法权力和责任。发挥农村干部的第一道防线作用,村民建房时,村干部要及时与乡镇土地管理部门沟通,对违法建设进行现场制止。借助农村党组织书记专业化管理的优势,将新增违建作为单独量化考核指标计入年度成绩,同时,发生违法建设的失职行为进行追责问纪。乡镇土地执法人员要借助农村“雪亮工程”监控系统收集农村建房信息数据,并通过建立巡查制度,设置有奖举报信箱和电话,把违法占地案件消灭在萌芽状态。

郯城政协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