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郯城政协门户网站!
2018年6月27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之窗

城里二故事

2020-05-12 09:38 来源:

城里二故事

                                                            宋建

城里二的故事,我觉得应该从建国初的老城说起。那个年代,我虽未生,但是我相信这记忆的传承就藏在基因深处,从父辈那里遗传下来,在成长的岁月中,在某一瞬,就将其从记忆深处释放,越来越清晰。

    建国前的老城墙,听老辈的人讲“四至大体是北至城河边,东至面粉厂,南至百货公司大楼,西至百货二店。老城接近四方,墙高十余米,底部厚十余米,往上聚拢变窄,到城墙顶部,厚度变为3米左右。”整个老城占地约560亩。北门朝向东北,方位在现在人民广场正北。为什么朝向东北,也许只能在传统的风水堪舆之术中才能找到答案。东门朝向正东,常年不开,传说是防着蝎子精。蝎子精估计没有,防着沭河水灾才是真实用意,不过蝎子精的传说,又侧面说明了郯城马陵山的野山蝎自古就很有名,那是一道名菜。南门朝正南,位于现在的郯中路和团结路交汇处,“南门口”这个名字由此而来。西门朝西北,坐落在现在的百货二店老楼旁边。

    老城其实不大,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整个城内住着4000人左右虽人口不多,可各行各业一应俱全,在南大街,西南堡及家巷附近做着大小买卖的人数大约1000人左右。建国前,自老衙门向外看,颜家卖杂货的 “玉记”,权家卖中药的“同济堂”,门前楹联是“同登寿域,济世和仁”,宋家做鲁菜的“庆丰楼”,韩家的“义顺恒”,继续向南是颜家的“东增盛”“西增盛”,还有李家的印社和其他记不起名字的典当行旅店理发店帽子店成衣店布店鞋帽店以及挑着货摆在路边散卖的小商贩。村里老人依稀记得“义顺恒”大门口的楹联,上联:“义方人熟”,下联“顺时听天 ”由此可见其奉行的经商之道。店铺沿街林立,每天都服务于不同人群的需求,正反映出社会结构和商业发展规律。       

    建国后,政府把以上在沿街做生意的百姓和土地划分为红旗公社,也就是城里二大队的前身。听说还叫了一阵“红旗高级社”,可能是学着苏联的叫法。因城里二大队土地不多,居民又多以经商为生,所以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还是各自延续了自家的老本行。1951年左右政府成立了“鲁兴棉布联营”,主要是以前经营布匹的商人集体经营。在街面上经营的其他行业多是主食和小吃类的。刘家的煎饼,宋家的肴肉烧鸡丸子汤……可能只有吃,才能更加让百姓觉得幸福踏实和长久。这或许正是当今饮食文化大行其道的原因所在。也正是如此,在此时此地,才造就了对郯城县餐饮业有着影响力的几位大厨。他们分别季连奎,马桂伦,宋宝勤,朱玉合与黄广德。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因为他们做的菜肴都各具风味,回味悠长。在那个年代,食材品类很少。寥寥几种普通的食材,在他们手里出的菜品却是五花八门。他们用自己精湛的手艺,一丝不苟的态度,灵活的脑筋,加上对食客的良心,做出了一道道至今还散发着香味的佳肴。辣子鸡糖醋鲤鱼爆炒肉片葱爆海参……记得我爷爷宋宝勤做爆炒肉片这道菜时,案板必须清水冲洗干净,雪白的抹布,铮亮新磨的菜刀,四方的瘦肉不能有一点多余的边角肥星。肉放案板上,切23毫的薄片,蛋清勾芡,入油锅,少时焯出沥油,接着另起锅加佐料爆炒。汤盆在出菜前片刻刷好。清水过一遍之后,白抹布把汤盆的清水快速擦干,接着起锅盛菜,然后再用抹布把汤盆边上不小心溢出的菜汤轻拭干净,几个动作一气呵成。现在想起,甚是美妙。因为这几个老辈的厨师都是城里二的,所以现在郯城绝大部分厨子都跟城里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接着是大跃进的那几年,各家各户都去吃公社,商业行为虽暂停,但是依然灭不了那股做生意的念头,大家都憋着劲。终于在1960年,城里二村委会成立了煎饼加工组,面向本村和其他几个村子的百姓销售,生意火爆。同时,村委会又成立了“城里二饭店”。后来就有了非常有名的“益民一饭店”和“益民二饭店”。1965年前后,城里二村又组织村内剩余劳力,组成了装卸队,在县面粉厂里“扛大包”。谁家里缺钱,就报名去面粉厂扛几天,日子也就不紧巴了。当时的年代,不再细讲,百姓就这样艰苦过着各自的生活。城里二村民因为地理位置优势,靠近当时的自然市场,有时会忘不了祖上糊口的营生,偷偷摸摸的干一些“投机倒把”的事。

1975年,我们村又成立了弹花厂,加工棉花。这也是为什么现在郯城加工棉被的大拿都是城里二村的人的原因。煎饼加工组每年能为村民分35斤口粮,弹花厂能给每位村民分些棉籽油,解决了社员部分温饱问题。改革开放之前的1978年左右,在村书记田玉华的带领下,出于对市场的敏锐,城里二又率先在郯城成立了镜框加工厂。村干部发动社员提供买卖信息,在当时信息不发达的年代,抢占了先机,小赚了一笔。到现在为止,城里也只有唯一一家只卖镜子的店铺,老板姓刘,也是城里二的。

又到了1981年,我们村的冰棍厂成立,又做到了全县第一和唯一,位置就在现在郯中商场北门西邻。清楚记得父亲带我去冰棍车间时的场景:里面很凉爽,空气里飘着淡淡的糖精香味,还没成型的冰棍,泡在放模具的水池里,墙上和门后挂着橡皮的防毒面具。在夏天,那是幸福。冰棍厂隔壁是个照相馆,当时电影《少林寺》家喻户晓,拍照都喜欢摆个练拳的架子,由此证明传统武术是中国现代搏击的基础。同年,村里组织人去东北贩卖木头到郯城销售。村里的村民,也都在团结路做起了生意。那时没房租,因为都是自己的房子。看家守户的做生意是小老百姓的美满生活。开饭店的卖熟食的卖煎饼馒头的修摩托的卖布的卖服装鞋帽的理发的……凡是在街上做生意,几乎都是城里二的。也几乎都是建国以来郯城商业和服务业的开路之人。1983年左右,城里二村和县农场合作,在团结路成立农工商大楼,销售百货,比肩当时的百货大楼。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们村又建了塑料厂,生产塑料瓶村里人叫“蜡瓶厂”。兴建“城里二酱菜园”,生意火爆,用料纯天然,无添加。酱菜厂传承得益于旧社会颜家的“西增盛”。又过了几年,村民手里有了钱,几位有闯劲的,各自在家或找地方开了各种工厂。有锅巴厂预制场地砖厂家具厂复合肥厂碾米机件厂果品商店等。当时的锅巴厂,每天生产连轴转,供不应求,当时的利润就在每天数万元业绩一直持续了几年时间。

    当时城里二是县里数一数二的富,村内规划道路井井有条,各村的小姑娘争着嫁过来我们村。而我们村出嫁的姑娘,村里的孩子们统一规定称呼她们叫“姑”,而不是“姨”。1990年左右,城里二的集体文化生活也开始多姿多彩。一到傍晚,忙活了的一天的村民就聚集在大队部。男的打篮球,女的跳舞,小孩捉迷藏,老人聊家常,是幸福。“几米阿加”的音乐有时还在脑海里忽然闪过。

    城里二大队的地理位置和人员构成奠定了郯城工商的重要基础,起到了重要的带头作用。城里二村的群众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更是传承着优良的经商之道,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勇于开拓,和气生财。虽然现在城里二村在郯城经济发展中地位有所弱化,但是并不能埋没和忽略城里二村的作用。直到现在,城里二经商者依然占据了团结路商圈的绝大多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多少故事淹没在这光阴之中。一代人,一辈人,把青春奉献当下,当激情被时间磨灭,剩下的只有茶米油盐。感慨那时的青葱,期待梦圆未来。

    (作者系十届郯城县政协委员,临沂大团结广告策划有限公司总经理)


郯城政协门户网站